忍者ブログ

<< 11  2017/12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01 >>


2017/12/14 (Thu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6/06/23 (Fri)                  記憶深處的那抹身影——Marco Van Basten
人們給了他很多很多的稱呼,禁區恺撒,烏得勒支的天鵝,鋒線至尊,荷蘭王子,芭蕾王子……那個接近零角度的世紀射門,那精湛細膩的技術,飄忽靈活的走位,絕佳的意識,極善于捕捉門前得分機會……天才的,才華?溢的,“充滿著藝術家和詩人的氣質與靈感”,這是人們對他的形容。

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因爲他而喜歡AC米蘭,還是因爲AC米蘭而喜歡他。我隻知道,那個有他的傳奇時代,那個米蘭皇朝睥睨天下的時代,是我年少歲月中最絢麗的記憶。

直到,他在聖西羅向球迷揮手告別,告別一個完美的傳奇,告別米蘭……

從那以後,我依然喜歡AC米蘭,依然關注足球比賽,關注巴蒂、馬爾蒂尼……等很多人,但是,心底最深處,一直隻有他,他是一個無法替代的存在。

緣起·等待

1988年的夏天,那個因爲年齡小、身高矮而對電視節目沒有選擇權的我,那個還不是很清楚足球爲何物的小小的我,被迫觀看一場足球比賽。然而,就是因爲這場比賽,我被一個橙色身影深深吸引。那是1988年的歐洲錦標賽,那是他的成名戰,那是他最意氣風發的一段日子……從此,我牢牢地記住了他的名字:Marco Van Basten。

此後,我,一個很長一段時間依然搞不清楚足球規則的我,開始關注足球,關注他。雖然爲了看意甲直播必須經常跟爸媽玩“兵捉賊”,但無論是橙衣軍團問鼎歐錦賽,或是轟轟烈烈的米蘭皇朝時代,還有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……他那優雅潇灑的身影,始終與我相伴。直到1995年8月18日,米蘭聖西羅,他站在體育場中央,面對球迷的呼喊,球迷的眼淚,向他們微笑,揮手,告別。那一刻,我淚流滿面。這天之前,我一直在等待,長久地等待,等待那個優雅的身影重新出現在?茵場上……最後等來的,卻是訣別,等來的是他宣布退役。

天鵝王子飛離了聖西羅。

固執的我卻拒絕相信他就這樣永遠離開?茵場,在他離開後,隱居後也不願意錯過任何有關他的消息。他曾經說過,沒有足球,還可以打打高爾夫球。之後在網上看到他打高爾夫的照片,心裏想的卻是:他會回來,一定!

2004年7月,從新聞上知道他將接任荷蘭隊主帥一職。8月2日,39歲的他正式接過了荷蘭國家隊的教鞭。

十載等待,終于成真。

Welcome back , Marco !

王子·少帥

世界杯開始很久,爲了看比賽,讓我幾乎每天都睡眠不足。熬夜的後果是:皮膚失去光澤、眼皮浮腫,還有?眼圈……都快成“國寶”了! 02日韓世界杯隻有一個小時的時差,不用熬夜看球了吧?!我反而沒有那麽“積極”。很簡單,因爲那個賽場上沒有我喜歡的“橙衣軍團”——荷蘭隊,阿根廷提前離開賽場,意大利也隨後離開……

但是,2006?國世界杯,從預選賽開始我就必須關注,必須熬夜,隻因那支“橙衣軍團”。更重要的是,還有他,他回來了!那位隱居多年的絕代劍客,那位優雅如天鵝的“芭蕾王子”,那位帶領“橙衣軍團”“殺”進世界杯決賽周的——Marco Van Basten 。

2006年6月11日,?國萊比錫,荷蘭vs塞?,體育場看台上,入目所見,滿滿一片耀眼的橙色。我的眼睛一直緊盯著教練席,看他安靜地坐在場邊,看他和助手交談,看他挺立在場邊密切關注比賽情況,看他沈著地鼓勵球員,看鏡頭長久的追隨著他……

雖然,他的眼角眉梢?添了歲月的痕迹,可是,在我眼中,他還是他。

我的房間一直貼著身穿米蘭9號隊服的他的海報。海報上的他青春飛揚,笑容燦爛,這天出現在世界杯場邊的他則多了一份從容和淡定。記憶中十多年前的他,現在的他,兩個身影終于合而爲一,清晰、真實地重新出現在視線中。

他終究還是屬于這片?茵場。

這一次,他以主帥的身份來到世界杯的賽場。我的眼淚不聽使喚,笑容也止不住,那是一種願望成真的激動。

Never end

好友Mika對我的這種激動不以爲然。她和我同年,但她的童年不包括足球,長大後知道足球是因爲碧鹹,所以她不了解我的等待,我的激動。也因爲朋友的不以爲然和不了解,我産生了一種深深的落寞,還有,孤獨。似水流年,每個人都終將離開。看著賽場邊的他,真的很害怕有一天他不再出現在眼前,害怕當自己還守著關于他的一切記憶、一切感動時,周圍的人卻已經忘記。

前兩天,一位狂迷米蘭的學弟找上我,把我收藏的1988−1995年的足球雜志、報紙、海報拿去掃描,存進電腦。問他爲什麽?學弟說,不了解那個最完美的傳奇,那個傳奇中的米蘭皇朝,不算是米蘭的忠實“粉絲”!他也喜歡問我一些關于“荷蘭三劍客”、關于Marco的事,喜歡問那個時代的關于米蘭的所有事。每次聽我說完,都會很羨慕的說,真好!真幸福!是啊,幸福,並且幸運!

呵,還好!我的周圍還是有和我一樣的人,一樣地喜歡他,關注他,並且,一樣地不會忘記他。

那麽,現在要做的隻剩祝福Marco,支持Marco,爲他鼓掌吧!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管理人のみ表示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About me
HN:
Rain
性別:
女性
自己紹介:

怕熱
甜食黨
多重人格
三分熱重症者
重度妄想症患者
宅、戀聲、腹黑控
365天都掙扎在貧困線下的敗家女


最近のコメント
留言板
Calendar
ブログ内検索

Designed by TKTK
Illustration by tudu*uzu and mattarihonpo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