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<< 09  2019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

2019/10/20 (Sun)                  [PR]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09/03/21 (Sat)                  徒留悲傷
我不是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人,當同齡的女生在看言情小說時,我手上拿著的是古龍、柏拉圖或者賈平凹等被人評說“深奧”和“悶”的書。但今天,我卻因為一本言情小說中的結局而痛哭。
從心痛到淚流滿面,整整一天都不能平靜。
我一遍又一遍的想著我至愛的小裴、三郎和小慈,一遍又一遍地流淚。想起三郎回首時那個明朗的笑容,想起他對小慈說的最後一句話:“小慈,等我回來。”想起他對小裴說的那一句:“少君,咱們來世,再做朋友吧……”我痛徹心扉。
三郎不是不想活,他是真的想陪著小慈青山隱隱流水迢迢,他說:“小慈,再等我二十多天,一切就結束了。”小裴不是不想救三郎,但就算重來一次,三郎還是會作出同樣的選擇——保住小裴從而保住族人的安寧。
涅槃的鳳凰,壯烈絕美地騰空而去,留下滿地的悲傷。
他身世飄零,一生孤苦,年少時已經背負起一族的命運。即使再渴望溫暖與光明,他仍愿意爲了族人讓自己身墜地獄。他想信守與小慈的諾言,可最終只留給她一個明朗的笑容。
“小慈,再等我二十多天,一切就結束了。”
的确,一切都結束了,在烈焰中結束,在淒美的歌聲中結束。
“小慈,等我回來。”
小慈是明白他的,明白他一生所求,明白他那卸不去的責任,所以她說:“我等你。”
但,他卻沒有回來。
當小裴手中的劍貫穿他的身體,當他在烈焰中歌唱……他成就了月落的復興,卻辜負了這段絕世的愛戀。
鳳兮凰兮,開了枷鎖,直上雲霄,卻使我心肝摧;
鳳兮凰兮,浴火涅槃,振翅西歸,卻使我徒泣涕。
“少君,咱們來世,再做朋友吧——”若有來世,長醉大笑一場,年少趁輕狂,縱情江湖、恣意山水。
“小慈,等我回來”與妳同看青山隱隱、流水迢迢。
這兩句話包含了三郎心底最深處的願望和深情,最終卻徒留悲傷。
三郎的原型是慕容沖,從開始就注定是一個悲劇人物。
年少時入宮為孌童,拋棄信念感情,拋棄自己,一切隱忍只因為宿命與身後的民族。他覺得自己污垢滿身,罪孽深重,是無邊無際的?暗。被族人稱為“鳳凰”又怎樣?他說,他的羽毛早就臟了。他從來沒想過這樣的自己還能擁有一份純凈如蓮的愛戀,擁有那個帶來溫暖和光明的女子。他既不想丟下她,也不想民族蒙難,但命運只讓他選擇一樣。這個頂天立地的男子,在淺嘗人世間的幸福後義無反顧地投身火海。執子之手卻不能與之偕老,但他還是會慶幸吧?慶幸在自己短暫孤苦的一生中,有一個與自己白首不相離的女子相伴,雖然……短暫。

追了很久的文等來結局本是一件高興的事,可結局實在讓我心痛。
本來,作者要把三郎寫死我沒意見,畢竟他是一個悲劇人物,從一開始就沒想過會是HE。讓我不能接受的是作者那缺乏善意的“東西方人性論”。死於罪孽,死於報應,看到那段話時真的很想笑。三郎死於罪孽,那其他的人呢?書裡面除了小慈,還有哪個人是清清白白的?按作者的說法,那些人全都罪孽滿身,乾脆寫個全滅結局好了,暈。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管理人のみ表示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Re: 彤彤
&gt; 我都睇完了,哭死!
5555555……我都是&#21834;&#21834;&#21834;&gt;&lt;
Rain URL 2009/03/25(Wed)23:25:24 編集
No title
我都睇完了,哭死!
彤彤 2009/03/25(Wed)19:54:31 編集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About me
HN:
Rain
性別:
女性
自己紹介:

怕熱
甜食黨
多重人格
三分熱重症者
重度妄想症患者
宅、戀聲、腹黑控
365天都掙扎在貧困線下的敗家女


最近のコメント
留言板
Calendar
ブログ内検索

Designed by TKTK
Illustration by tudu*uzu and mattarihonpo

忍者ブログ [PR]